• 今天是:
  • 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法院文化 >> 博文集锦

    双抢时节忆双抢

    2020-08-26   舒城县人民法院   阅读数:1811 【字体:  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 保护视力色:

    又是一年双抢季。

    双抢,乃农村夏天抢收抢种的简称。这段时期是农民最辛苦的时间,也是母亲最劳累的时间。

    天刚麻麻亮,母亲就一骨碌爬起来,背了好几剁草往灶台下面一丢,开始烧水,一会功夫,五六个大暖瓶就灌满了,母亲往锅里面撒几把洗好的米,架上柴火,再三嘱咐我米汤开了,把锅掩着,说罢给小鸡喂了一把食,就匆匆提着大暖瓶,拿着镰刀草帽下田割稻了。

    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田里的农活自然就落到母亲一个人的肩上,母亲一边要照顾着我们姐妹两个,一边要顾着家里几亩田,还要忙着院子里面的鸡鸭家禽,用母亲的话说,天天像个陀螺转,一天到晚没有歇时,母亲说这个话的时候,是咧嘴笑着的......

    鸡舍的公鸡开始打鸣了,我跺了跺脚上的灶台灰,推开锅盖,粥已经浓稠了,我抽出柴火放到院子拐角,熄灭炭火,日后起炉子用。八点了,我端起一大罐冷开水,不忘在脖子上面搭上一把毛巾,朝田里奔去,又是一个艳阳天,刚出门汗就滋滋往外冒,庄稼地里面全是抢收稻子的人们,大家弯着腰,麻利得割着稻子,身后稻浪在翻滚,起波澜。

    我很快寻到了自家稻田,母亲身后稻子倒成一片,黄橙橙的,金灿灿的,分外好看。我唤了一声,母亲放下镰刀,深一脚浅一脚上了田埂,接过我手中的凉白开,咕咚咕咚大口吞咽着。

    “大丫,我们回来帮忙啦。”

    定眼望去,远处的田埂上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,是大姑二姑从邻庄赶来了,父亲不在家,少不了姊妹间互相帮衬,多了两个劳动力,母亲不那么慌张了,一天下来,三块稻田已齐刷刷割完,晒半天,再翻一遍稻谷,就开始捆稻靶打谷了,石磙脱谷已跟不上时代发展,电动脱谷机减轻了母亲些许负担,母亲、姑姑以及远道而来帮忙的外公全副武装,用衣服把自己包裹得分外严实,几个人分工协作,有条不紊。大姑递稻谷,母亲脱谷,一把稻谷不算轻,但在母亲的手里尤其听话,左右翻滚几下就谷秸分离,小姑将稻草齐刷刷码上,外公负责筛谷,将掺杂在里面的稻草杂碎小心地淘拣干净,然后用簸箕铲至蛇皮袋中,扎紧,放置一旁。我也没闲着,从田里面运稻靶、划草,时不时脸上、身上被飞溅而出的稻芒刺到,一下子疼到了心里。

    稻靶渐少,直至见底,此时,大家才会停下手中的活儿歇一歇,喝上一大口备好的凉茶,顿觉神清气爽,悬着的心放下了,身心也随之放松。

    歇息完毕,准备收工了。母亲、姑姑齐力将一袋袋稻谷搬运到路边的板车上,装车、勒绳完毕,往家里的粮仓里面堆,一趟又一趟,拖着疲惫的身躯,也带着丰收的喜悦,一大家人有说有笑朝粮仓奔去。

    稻谷收割装仓完毕,又要马不停蹄地抢种第二季的秧苗了,在我看来,这是最累的时候,夜里三点,母亲就要起来给秧苗和农田灌水,初中之前,我是在一旁做家务,时不时用篮子运拔好的秧苗到田里,初中之后,我成了母亲的得力助手,天刚破晓,我就同母亲下了田,母亲带着昨晚拔好的秧苗先去栽秧了,我则在秧田继续拔苗,双脚下到秧田里,很凉,拔秧有讲究,手到插到淤泥里面捉住根部,一提留,干净利索,秧苗就乖乖上来了,如果没捉到根部就扯上来,这样的秧苗是无用的,带着根须的秧苗此时还要在水里面用力摆几下,才会露出雪白的根须,有时候不注意淤泥飞溅一脸,一上午下来,总算可以拔完,但是全身湿透,分不清汗水和泥水,衣服全是淤泥点点,两条腿也仿佛是泥腿,双手布满水锈,黄黄的,运气不好的话腿上还沾着讨人厌的“吸血鬼”(蚂蟥),庄稼人的孩子是不怕这些的,用力扯,它只会往肉里越发钻紧,更疼得要命,此时只需撒上一点盐,“吸血鬼”就自动松口缩成一团,掉落在地,气不过自己白白被咬,我会恶狠狠用鞋底抽打,再一脚踢飞,以泄“心头之恨”。

    这时还不忘跑去田间同母亲小小“抱怨”一下,母亲艰难得直起腰,扶了扶草帽,咧嘴笑道:“知道庄稼人的辛苦,粮食来之不易,以后还不把碗里的米粒给我扒拉干净喽。”

    中午快速扒拉几口饭,便又带上草帽,顶着烈日在田里劳作了,下午插秧比上午拔苗就辛苦多了,没有大树底下可以遮阳,整个人暴晒在“三伏天”里,水更是烫脚,不时还有蚊虫钻进眼睛、耳朵里,此时叫苦喊累都是没用的,来年家里的开销以及我们姐妹俩的学费都指望着这几亩田呢,这样想,心里踏实了许多,我与母亲、姑姑互相比赛着,看谁插秧又好又快,说着笑着......

    夜幕来袭,耳畔传来唧唧啾啾的虫鸣以及咕咕呱呱的蛙叫,微风吹过,甚是凉快,迎风而立的满田绿秧映在夜幕下,成就感倍增,终于是收工了,此时与家人们一起回家,吃罢晚饭,洗去一身泥垢,什么也不想干,全身困顿得很,很快就沉沉睡去......

    又是一年双抢季,时下,蝉鸣蛙叫一片,可老家的田里已看不见热火朝天的双抢场面,全是收割机、插秧机在“突突突”,大农户五六十亩田地,从收割到布秧苗只需要两天时间,收上来的稻谷也没有粮仓可以存储,基本是直接装车卖掉,现在的小孩子也不会再体验到双抢的艰辛了。

    现在双抢形式虽然变了,但是双抢的精神不能丢,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。

    行文至此,家里的小儿端着碗爬上楼,凑过来,“妈(mā)妈(má)”他拖着好听的童音,“你在干嘛?奶奶喊你吃饭呢”。

    我望着他,笑意盈盈,嘴角还挂着米粒,他习惯用舌头将米粒顺进嘴里,故意嚼给我看:“好甜”

    “宝贝,妈妈在写农民双抢的故事呀,宝贝以后要爱惜粮食,不能浪费”。

    “妈妈,双抢是什么?”

    “双抢就是农村夏天抢收抢种,把稻子脱谷搬回家,再把秧苗种到田里面去,很辛苦的,你现在吃的,就是农民伯伯种植的粮食。”

    “宝贝知道了,种粮食很辛苦,不能浪费”。

    文字:惠梅林

  • Copyright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 舒城县人民法院
    地址:安徽省舒城县经济技术开发区三里河路 邮编:231300 电话:0564-2780564 E-mail:laglj@126.com
    网站备案:皖ICP备18021500号-1 技术支持:安徽雷速 
  • 舒城法院官方微博

  • 舒城法院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