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天是:
  • 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法院文化 >> 博文集锦

    三月三的蒿子粑粑

    2020-04-09   舒城县人民法院   阅读数:3631 【字体:  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 保护视力色:

    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蒿”,先人对蒿子的最早记载,可以追溯至《诗经》,蒿子名叫蒿草,属草本植物,叶面呈绿色,叶底微白带绒毛,春日生长在路旁、沟边、旷野。将新鲜的蒿子与面糅合在一起做成食物,是我们六安家喻户晓的一道美味。

    每逢三月三,必吃蒿子粑粑,现摘的蒿子最是新鲜味美。母亲一早就挎着竹篮子,活跃在田间地头,那带着露珠的蒿子尖,嫩嫩的,被母亲全部收进了篮子底。“别看一篮子,待会一过水,就没有多少了。”母亲笑道,顺手掐了几根蒜叶子,“放点蒜叶,更香。” “好香,好香,外婆,待会做粑粑给宝贝吃”家里的小儿在一旁欢呼着,还不忘用手去扑落在油菜花上面的蝴蝶,发出咯咯咯的笑声。

    一会儿功夫,我们带着满满一篮子的蒿子从田野满载而归,母亲拍了拍身上沾着的油菜花粉,捋了捋被露水打湿的头发,又开始在厨房忙活了。贪吃的小儿忙不迭从篮子里面牵出一撮蒿子尖,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,学大人深吸一口气“好香”,全然不顾露珠溅到他的脸上,然后欢天喜地拿去给大人看了。

    现在厨房就是母亲的天地了,新鲜的蒿子用井水细细地洗了一遍,捞起来晾干,我则往大锅下面丢柴火,准备烧水了,乘着这个空档,母亲拿出一块腊肉,切成小小的丁,层次分明的腊肉丁、蒜叶和姜末一起用大火炒香,炒的香气四溢盛出来,放在碗里备用,水沸了,母亲将蒿子放进去汆烫,用筷子来回拨动,时候差不多了,迅速捞起来过凉水,再挤干水分,去除里面大量的墨绿色汁水和细毛,用刀细细切碎,放进透明碗里面,此时,蒿子的香味已经出来了,清香扑鼻,母亲顺势往透明碗里面倒入糯米粉,又浇上一层盐,来回搅拌,均匀后加入备用的腊肉丁馅,把面团放在砧板上面来回搓揉,这是最费力气的,母亲的手是灵活的,像打太极拳一样游走在面团上,说也奇怪,母亲手底下的面团像有灵性似的,在固定区域运动着,最后面与料充分融合之后,母亲把手打湿,取适量面团搓圆,双手一按压扁,放在一旁的竹盘子上面,我则把锅预热。小儿也闲不住,端起了小竹凳,挤在我身旁,时不时往灶台里面丢一根树叶子,一脸笑意歪着脑袋望着我,小脸儿被火映得通红。

    锅已预热好,母亲将蒿子粑粑贴入锅中,少油小火慢慢煎熟,来回翻动,待至两面金黄,香气四溢就可以出锅了,咬一口,外焦里嫩,蒿子的清香混合着腊肉的浓香,仿佛在舌尖上跳舞,久久回味着。一旁的小儿早已等不及了,拿起他的小碗在旁边等候多时,听到可以开吃了的号令,他将小碗举得老高,踮着脚尖儿,嘴里念叨着:“宝贝吃,宝贝吃。”引得大家伙哄堂大笑。

    据说,吃了农历三月三的蒿子粑粑,进山劳作,出门办事,就不会遭遇蛇咬伤,而且一路平安,凡事吉祥,还传说这天吃的蒿子粑粑可以“巴魂”,祝愿健康长寿,不为邪恶所侵,蒿子粑粑不仅是我们安徽六安一带的美食,更是承载着鲜为人知的千古文化信息,好的文化传承在我们这代人身上,不能丢。(惠梅林)

    三月三的蒿子粑粑

    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蒿”,先人对蒿子的最早记载,可以追溯至《诗经》,蒿子名叫蒿草,属草本植物,叶面呈绿色,叶底微白带绒毛,春日生长在路旁、沟边、旷野。将新鲜的蒿子与面糅合在一起做成食物,是我们六安家喻户晓的一道美味。

    每逢三月三,必吃蒿子粑粑,现摘的蒿子最是新鲜味美。母亲一早就挎着竹篮子,活跃在田间地头,那带着露珠的蒿子尖,嫩嫩的,被母亲全部收进了篮子底。“别看一篮子,待会一过水,就没有多少了。”母亲笑道,顺手掐了几根蒜叶子,“放点蒜叶,更香。” “好香,好香,外婆,待会做粑粑给宝贝吃”家里的小儿在一旁欢呼着,还不忘用手去扑落在油菜花上面的蝴蝶,发出咯咯咯的笑声。

    一会儿功夫,我们带着满满一篮子的蒿子从田野满载而归,母亲拍了拍身上沾着的油菜花粉,捋了捋被露水打湿的头发,又开始在厨房忙活了。贪吃的小儿忙不迭从篮子里面牵出一撮蒿子尖,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,学大人深吸一口气“好香”,全然不顾露珠溅到他的脸上,然后欢天喜地拿去给大人看了。

    现在厨房就是母亲的天地了,新鲜的蒿子用井水细细地洗了一遍,捞起来晾干,我则往大锅下面丢柴火,准备烧水了,乘着这个空档,母亲拿出一块腊肉,切成小小的丁,层次分明的腊肉丁、蒜叶和姜末一起用大火炒香,炒的香气四溢盛出来,放在碗里备用,水沸了,母亲将蒿子放进去汆烫,用筷子来回拨动,时候差不多了,迅速捞起来过凉水,再挤干水分,去除里面大量的墨绿色汁水和细毛,用刀细细切碎,放进透明碗里面,此时,蒿子的香味已经出来了,清香扑鼻,母亲顺势往透明碗里面倒入糯米粉,又浇上一层盐,来回搅拌,均匀后加入备用的腊肉丁馅,把面团放在砧板上面来回搓揉,这是最费力气的,母亲的手是灵活的,像打太极拳一样游走在面团上,说也奇怪,母亲手底下的面团像有灵性似的,在固定区域运动着,最后面与料充分融合之后,母亲把手打湿,取适量面团搓圆,双手一按压扁,放在一旁的竹盘子上面,我则把锅预热。小儿也闲不住,端起了小竹凳,挤在我身旁,时不时往灶台里面丢一根树叶子,一脸笑意歪着脑袋望着我,小脸儿被火映得通红。

    锅已预热好,母亲将蒿子粑粑贴入锅中,少油小火慢慢煎熟,来回翻动,待至两面金黄,香气四溢就可以出锅了,咬一口,外焦里嫩,蒿子的清香混合着腊肉的浓香,仿佛在舌尖上跳舞,久久回味着。一旁的小儿早已等不及了,拿起他的小碗在旁边等候多时,听到可以开吃了的号令,他将小碗举得老高,踮着脚尖儿,嘴里念叨着:“宝贝吃,宝贝吃。”引得大家伙哄堂大笑。

    据说,吃了农历三月三的蒿子粑粑,进山劳作,出门办事,就不会遭遇蛇咬伤,而且一路平安,凡事吉祥,还传说这天吃的蒿子粑粑可以“巴魂”,祝愿健康长寿,不为邪恶所侵,蒿子粑粑不仅是我们安徽六安一带的美食,更是承载着鲜为人知的千古文化信息,好的文化传承在我们这代人身上,不能丢。

    供稿人:惠梅林

    审核:刘新年

  • Copyright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 舒城县人民法院
    地址:安徽省舒城县经济技术开发区三里河路 邮编:231300 电话:0564-2780564 E-mail:laglj@126.com
    网站备案:皖ICP备18021500号-1 技术支持:安徽雷速 
  • 舒城法院官方微博

  • 舒城法院官方微信